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傻夫运妻 > 结局

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很好,很好。”神医老大夫摸着胡子,一脸笑米米帮躺在床的商东晨看完病,过后,他就是一直在大笑,嘴中一直喊着这句话。
  
  小伍跟绿儿相视了一眼,彼此眼中都露出疑惑,他们走到神医面前问,“神医,我家少爷(姑爷)怎么样了?”
  
  神医老大夫对着他们两个笑了笑,大声开口说道,“你们少爷就快醒了,小丫头,你快点拿着我个药去煲,等会儿喂给你家姑爷吃,我保准他吃了以后,整个人会完全大变样。”
  
  绿儿接过神医老大夫递过来的药包,脸上没有一点对神医的怀疑,马上拿着这包药跑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绿儿端着煲好的药走进来,在小伍帮助下,两人终于把那一碗药喂进商东晨肚子里。
  
  “神医,我们把药喂完了,少爷他什么时候醒过来。”小伍看着神医问。双眼紧紧盯着床上一点动静都没有的商东晨。
  
  神医老大夫上前又帮商东晨把了把脉,过会儿,他眉开眼笑说,“很快就醒了。”
  
  他话一落没过多久,躺在床上的商东晨终于传来动静,他先是发出嘶哑声音,“唔。”然后他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一双疑惑黑眸在床帐上转了转,直到他耳边传来小伍喊他的声音,商东晨才转过头向床外这边望去……
  
  “小伍?”商东晨蹙了蹙眉头,伸手摸了摸他头,嗓音嘶哑喊出这个名字。
  
  小伍因为看见商东晨醒来,高兴极了,根本没有发现喊他名字的人有什么异样,他跪在床沿下面,激动喊道,“少爷,你终于醒来了,太好,太好了。”
  
  商东晨用脑子想了一下,一阵钻心疼痛传了过来,他蹙紧眉头,发现痛苦申银声,“嗯好痛。”
  
  神医见状,一脸笑盈盈的走到床边,看着他说,“你现在才刚醒来,不可一下子用力想,你慢慢想,你就会想起你以前所有的事情,包括那些对你重要的人。”
  
  商东晨听到这句话,松开蹙紧的眉头,望了一眼老神医,轻轻放下抱着头的手,按着他话,慢慢用脑子里想起以前事情,很快,商东晨就发现他头没有那么痛了,而且还有很多快乐温馨的画面涌进他脑海中,有一个女人,他记得了,她是他娘子,还有两个小小的宝宝,他想起来了,那两个是他的儿子。
  
  良久过后,商东晨脑子里终于把以前所有的事情都想起来了,他脸上露也一抹轻松笑容,睁开眼朝老神医说了一声,“谢谢。”
  
  老神医摸着胡子说,“不用谢我,你要谢就谢你娘子吧。既然你已经好了,我也算是功德圆满了,你们一家好好幸福生活吧。”说完,老神医一身仙风气骨般,萧洒的离开了这间屋子。
  
  商东晨看神医离开,他转过头望着小伍,眸露激动,拉着小伍手臂问,“小伍,如儿呢,她在哪里?”
  
  “少爷你你好了?”小伍听到商东晨这句话,睁大眼珠子看着他,激动问道,他记得自家少爷以前叫大少夫人时,都是要叫如儿妹妹,可是这次,他亲耳听到少爷居然叫大少夫人如儿。
  
  商东晨点了点头,抿着唇,笑了下,高兴回答,“嗯,对,我好了,我痴傻的病好了。”他现在全部记起他跟如儿是怎么样恩爱了,他还记起自己的亲娘私自替自己做主把如儿给休掉这件事情。
  
  “姑爷你醒来就好了,小姐,小姐她不见了,你快点派人去找她吧。绿儿担心她会出事。”绿儿听到小伍说姑爷不再痴傻了,闯进绿儿脑中第一个想法就是小姐有救了。
  
  商东晨看着跪在地上的绿儿,皱紧眉头,着急的抓住床边问,“绿儿,你刚才说什么,如儿出了什么事情?你快点跟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绿儿抹掉脸上泪水,把事情一五一十跟商东晨说了一遍,商东晨听完后,马上从床上下来,脸上闪过一抹厉色,他强忍住昏昏的头指挥着小伍,“小伍,你快点把府里的下人调集过来,一半留在府里搜查少夫人,别一半去外面找。”
  
  小伍第一次看到自家少爷露出这种霸气,一时震呆住的小伍在商东晨喊了他几句之后才回过神,他马上大声应了声商东晨,转身就跑出了房间去执行商东晨吩咐的这个任务。
  
  担心失踪了的寒陌如,商东晨醒来后没有继续休息,他穿好衣服之后,就直接去了商无凌房间。
  
  躺在床上的商无凌看到走进来的儿子,咳了几声,满脸都是病容,唇畔露出高兴笑意,说,“晨儿,你终于醒来了?太好了,过来,过来爹锭里坐。”
  
  现在的商无凌并不知道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儿子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傻儿子了,他拿手拍了拍他床边沿那个位置哄着商东晨过去。
  
  商东晨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父亲,眼眶有点湿润,他记得在他还没傻的时候,爹一直都很疼他,甚至是在他傻了后,爹对他的疼爱一直没有减过。
  
  想到这里,商东晨眼眶泪水流出来,他跪在商无凌床前,大声喊道,“爹,晨儿来看你了,孩儿不孝,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侍奉过你跟娘,还给你们添了许多烦恼,对不起。”
  
  商无凌刚拿着枕头坐好,突然听到商东晨这句感人肺府的话,他激动看着商东晨说,“晨儿,你,你你好了?”
  
  “嗯,晨儿的病好了,是神医帮晨儿治好的,晨儿再也不是个傻子了。”商东晨用力点了点头,回答道。
  
  家晨完走。商无凌一听,马上从床上下来,双膝跪在地上一直在说感谢老天爷保佑之类的话。
  
  “爹,儿子这次过来是想问下爹知不知道二弟他现在住在哪里?”商东晨见父亲对自己变好这么高兴,眸中闪过感动,感动之余,商东晨没有忘记他这次过来的目的。
  
  商无凌从地上站起,望向商东晨问,“晨儿,你问这个做什么?那个不孝子早就不配做商家人,你还找他干什么?”想起这个儿子的所做所为,商无凌这次是真伤透心了。
  
  商东晨看他这么生气,怕他气出什么发好歹出来,于是赶紧上前安慰,“爹,你先别生气,我跟你问二弟是因为有事情想问下他,并不是想找他回商家。”
  
  商东晨发现商无凌刚才只是大声说几句话,就气喘吁吁的,为了不让加重他病情,商东晨决定还是不要把如儿失踪的事情说出来。
  
  “我听人说过,他跟莫媚娘住在前和胡同一个院子里,你要去看就去看一下吧。”商无凌苦拉着一张脸,不甘不愿把这个消息说出来。
  
  商东晨呆在这间房里跟商无凌说了半个时辰的话之后,就离开了。
  
  出了商无凌住的那间房,商东晨立马觉着踩着的地有点晃动,身子摇晃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用力咬紧牙关顶着。
  
  “少爷,要不然你先休息一下吧,找大少夫人的事情交给小伍去做就行了。”小伍看着一脸苍白的自家少爷,眸露担扰跟他说。
  
  商东晨摇了摇头,咬紧牙关跟小伍说,“我没事,我们去前和胡同那里找二少爷。”
  
  前和胡同,商东方一脸颓废坐在院子里,屋子里传来的是莫媚娘骂秋飞燕扫把星的声音。
  
  从今天开始,他商东方就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穷光蛋,他把他从商家那里偷来的钱全部还了债,现在他身无分文,就跟街上那些行乞的乞丐没什么分别了。
  
  他很后悔,为什么当初要听信吴昊天那些狗屁话,跟他合作,出银子一起去对付商家,现在,人家消失无踪,而他呢,却把财产全赔光。
  
  商东晨过来这边时,院门没有关,他没有敲门,径直走了进来,商东晨看到坐在院子里的商东方,行走的脚步停滞了下,他脑子里想起以前小时候,这个二弟还是很粘他这个大哥的,一直到这个弟弟跟莫媚娘搬到别院之后,他们兄弟才断了关系。
  
  商东方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看到向他这边走过来的商东晨,冷笑一声,骂道,“傻子,你怎么来了?谁带你来的?”
  
  “二弟,我来只问你一件事情,你大嫂是不是被你抓了。”商东晨隐隐记得,当初商东方在临走时,心里对他娘子的恨意,所以当他一醒来听绿儿说娘子不见了,商东晨马上想到的就是这位亲弟弟。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抓姓寒的干嘛?”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商东方脸上表情僵住,他缓缓抬起头重新向商东晨望过来,张大嘴巴,露出一脸惊讶表情说,”你,你病好了?你不傻了?”
  
  商东晨没有回答他话,他试着集中精力去听商东方心里的话,突然他发现他探听别人心里话的这个异能不见了,他不能从商东方心里听到什么话了。
  
  有得必有失,原来这句话是真的,他得回了智慧,却失去了这个异能。
  
  “你敢发誓,你真的没有抓你大嫂,我娘子?”商东晨见自己这项异能消失,他只能用脑子跟商东方斗了。
  
  商东方轻哼一声,冷冷笑道,“原来你真的变好了,”想到这里,商东方觉着自己这次是真的败了,败得一塌涂地。
  
  “没有抓,反正我都输了,我没有必要骗你这个。”商东方一脸颓败的低着头说。
  
  商东晨认真打量了一眼商东方,虽说他没有听人心里话的异能,可他知道,商东方这句话是真的。
  
  想起已经失踪了几个时辰的如儿,商东晨心里一阵烦闷,他现在猜不出现在还有谁要对他娘子不利了,此时,商东晨是心乱如麻,脑子又嗡嗡的痛个不停,都快要把他耐心给用光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进来三四个人,他们都是穿着衙役服,“哪位是秋飞燕?”
  
  商东方看到走进来的四位官差,马上一脸笑笑迎上前,招呼道,“四位官差大哥,你们来寒舍是因为什么事情?”
  
  “我们找秋飞燕,你们这里哪一位是,快点叫她出来见我们。”四位官差其中一位,凶神恶刹瞪着商东方说。
  
  商东方见自己说不过这四位官差,阴着脸进了里面跟秋飞燕说了一声,没过多久,商东方扶着大肚子的秋飞燕走了出来。
  
  “你就是秋飞燕?”刚才跟商东方说过话的官差向前一步走到秋飞燕面前问。
  
  秋飞燕出来后,眼睛看了一眼院子里这些人,她眼光瞄到院子里的四位官差时,她心里还是害怕了下,握紧拳头看着这位官差走近她身边。
  
  “是,我是秋飞燕。”秋飞燕忍着心底惧意,迎向这位怒气尽显的官差。
  
  官差点了点头,打量了一圈秋飞燕,开口问,“吴昊天是不是你表哥?他今天有没有回来找过你。”
  
  “吴昊天是我表哥,他今天没有回来过我。”秋飞燕半眯着眼睛,眸中露出疑惑眼神。
  
  官差得到秋飞燕这个回答之后,叮嘱她,“记住,这段时间你要是知道吴昊天下落,马上到衙门告诉我们。”
  
  秋飞燕眼见这四位官差要离开,马上喊住他们,问,“官差大哥,请等一下,我想问一问,我表哥他犯什么事情?”
  
  四位官差彼此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其中一人回答,“行,告诉你无所谓,吴昊天在邻镇杀死童县令千金,他犯的是杀人罪,记得,下次你是见到你表哥,一定要去衙门告诉我们。”
  
  秋飞燕一听,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及时被商东方人扶住,她脸上露出震惊表情,耳边还浮响起刚才官差说过的话,她眼眶红起来,用力摇头,呢喃,“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表哥他不会杀人的,一定是他们搞错了,是他们搞错了。”
  
  “哎呀,哪个走路不长眼睛的,撞疼本官差了。”门口,四位官差刚走到门口,就被外面跑进来的小伍给撞倒了一个。
  
  小伍见自己撞的人是官差,马上低头道歉,“对不起官差大人,对不起,小的不是故意。”
  
  商东晨走过来,向被小伍撞倒的官差说了声抱歉,然后又跟他说了几句有空来商家喝茶之类的话,那几个凶神恶刹的官差这才没有那么凶。
  
  “少爷,查出来了,我们的人查到了,在晚上时,有一位在咱们府门口散步的大叔说看见大少夫人从马上下来没多久,就被一位男人敲昏扛着离开了。”小伍拉住商东晨手臂,激动说道。
  
  小伍话一落,他向商东晨递过来一块牌子,上面刻着一个吴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